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╰ ◇The End

╰ ◇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,蓉华谢后,不过一场,山河永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国古典小说-官场现行记---第十三回 听申饬随员忍气 受委屈妓女轻生  

2013-10-11 20:25:44|  分类: 中国古典小说全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中国古典小说-官场现行记---第十三回 听申饬随员忍气 受委屈妓女轻生 - 陌小迪, - ╰ ◇The  End
        上回书所说的胡统领,因为争夺“江山船”妓女龙珠,同随员文老爷吃醋。当下胡统领
足足问了龙珠半夜的话,盘来盘去,问他同文老爷认得了几年,有无深交。龙珠一口咬定:
非但吃酒叫局的事从来没有,并且连文老爷是个胖子、瘦子,高个、矮个,全然不知,全然
不晓。胡统领见他赖得净光,格外动了疑心,不但怪文老爷不该割我上司的靴腰子,并怪龙
珠不该不念我往日之情,私底下同别人要好。“不要说别的,就是拿官而论,我是道台,他
是知县,他要爬到我的分上,只怕也就烦难。可恨这贱人不识高低,只拣着好脸蛋儿的去赶
着巴结。”一面想,一面把他恨的牙痒痒。又想:“这件事须得明天发落一番,要他们晓得
这些老爷是不中用的,总不能挑过我的头去。”主意打定,这夜竟不要龙珠伺候,逼他出
去,独自一个冷冷清清的躺下,却是翻来复去,一直不曾合眼。龙珠见大人动了真气,不要
他伺候,恐怕船上老鸨婆晓得之后要打他骂他,急的在中舱坐着哭:既不敢到大人耳舱里
去,又不敢到后梢头睡。有时想到自己的苦处,不由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这碗饭真正不是人
吃的!宁可剃掉头发当姑子,不然,跳下河去寻个死,也不吃这碗饭了!”到了五更头,船
家照例一早起来开船。恍惚听得大人起来,自己倒茶吃。龙珠赶着进舱伺候。胡统领不要他
动手,自己喝了半杯茶,重新躺下。龙珠坐左床前一张小凳子上,胡统领既不理他,他也不
敢去睡。
    一等等到九点多钟,到了一个甚么镇市上,船家拢船上岸买菜。那两船上的随员老爷都
起来了。文老爷昨日虽然吃醉,因被管家唤醒,也只好挣扎起来,随了大众过来请安。想起
昨夜的事情,自己也觉得脸上很难为情。走进统领中舱一看,幸喜统领大人还未升帐,已经
听得咳嗽之声,知道离着起身已不远了。等了一刻,管家进去打洗脸水,拿漱口盂子、牙
刷、牙粉,拿了这样,又缺那样。龙珠也忙着张罗,但没听见统领同龙珠说话的声音。统领
有个毛病,清晨起来,一定要出一个早恭的,急嗓子喊了一声“来”,三四个管家一齐赶了
进去。又接着听见吩咐了一句“拿马桶”,只见一个黑苍苍的脸,当惯这差使的一个二爷,
奔到后舱,拎了马子到耳舱里去。别的管家一齐退出,龙珠也跟了出来。人家都认得这拎马
桶的二爷,是每逢大人出门,他一定要穿着外套,骑着马,雄赳赳气昂昂,跟在轿子后头
的,大人回了公馆,他便卸了装,把脚一跷,坐在门房里。有些小老爷们来禀见,人家见了
他,二太爷长,二太爷短,他还爱理不理的。此时却在这里替大人拎马桶:真正人不可以貌
相了。
    且说龙珠走进中舱之后,别人还不关心,只有文七爷的眼尖,头一个先望见。陡见龙珠
两只眼睛哭的肿肿的,不觉心上毕拍一跳,想不出甚么道理来。还疑心昨天自己在台面上冲
撞了他,给了他没脸,叫他受了委屈:“此乃是我醉后之事,他也不好同我作仇,就哭到这
步田地?又论不定他把我骂他的话竟来哭诉了统领,所以刚才统领的声气不大好听,但是龙
珠这人何等聪明,何至于呆到如此?他究竟为了甚么事情,哭得眼睛都肿了?真正令人难
解。”意思想赶上前去问他,“周、黄二位同寅是不要紧,倘若被统领听见了,岂不要格外
疑心?却也作怪,可恨这丫头自从耳房里出来,非但不同我答腔,眼皮也不朝我望一望,其
中必有缘故。”正想到这里,又听得耳舱里统领又喊得一声“来”。只见前头那个拎惯马桶
的二爷,推门进去,霎时右手拎着马桶出来,却拿左手掩着鼻子。大家都看着好笑,又听得
统领骂一个小跟班的,说他也偷懒不进来装水烟。小跟班的道:“不是一上船,老爷就吩咐
过的吗,不奉呼唤,不许进舱,小的怎么敢进来!”统领道:“放你妈的狗臭大驴屁!我不
叫你,你就不该应进来伺候吗?好个大胆的王八蛋,你仗着谁的势,敢同我来斗嘴?我晓得
你们这些没良心的混帐王八羔子,我好意带了你们出来,就要作怪,背了我好去吃酒作乐,
嫖女人,唱曲子。那桩事情能瞒得过我?你们当我老爷糊涂。老爷并不糊涂,也没有睡觉,
我样样事情都知道,还来朦我呢。无此番出来,是替皇上家打土匪的,并不是出来玩的。你
们不要发昏!”统领这番骂跟班的话,别人听了都不在意,文七爷听了倒着实有点难过,心
想:“统领骂的是那一个?很象指的是自己,难道昨夜的事情发作了吗?”一个人肚里寻
思,一阵阵脸上红出来,止不住心上十五个吊桶,七上八落。等了一会子,听见里面水烟袋
响。小跟班的装完了烟,撅着嘴走到外舱,见了各位老爷,面子上落不下去,只听他叽哩咕
噜的说道:“皇上家要你这样的官来打土匪,还不是来替皇上家造百姓的。这样龙珠,那样
龙珠,得了龙珠,还想着我们吗?”一头说,一头走到后舱去了。大家都听了好笑。
    随后方见龙珠进去,帮着替大人换衣裳,打腰折,扎扮停当,咳嗽一声,大人踱了出
来。众人上前请安相见。胡统领见面之下,甚么“天气很好”,“船走的不慢”,随口敷衍
了两句,一句正经话亦没有。倒是周老爷国事关心,问了一声:“大人得严州的信息没
有?”统领听了一惊,回说:“没有。老哥可听见有甚么紧信?”周老爷道:“的确的消息
也没有,不过他们船帮里传来的话。”胡统领战战兢兢的道:“阿弥陀佛!总要望他好才
好!”周老爷道:“听说土匪虽有,并不怎么十二分利害,而且枪炮不灵,只等大兵一到,
就可指日平定的。”胡统领顿时又扬扬得意道:“本来这些吆么小丑,算不得什么,连土匪
都打不下,还算得人吗?但是兄弟有一句过虑的话:兄弟在省里的时候,常常听见中丞说
起,浙东的吏治,比起那浙西来更其不如。‘这句话怎么讲呢?只因浙东有了“江山船”,
所有的官员大半被这船上女人迷住,所以办起公事来格外糊涂。照着大清律例,狎妓饮酒就
该革职,叫兄弟一时也参不了许多。总得诸位老兄替兄弟当点心,随时劝戒劝戒他们。倘若
闹点事情出来,或者办错了公事,那时候白简无情,岂不枉送了前程,还要惹人家笑话?’
中丞的话如此说法,但是兄弟不能不把这话转述一番。”说完,不住的拿眼睛瞧文老爷。只
见文老爷坐在那里,脸上红一阵,白一阵,很觉得局促不安。就是黄老爷、周老爷,晓得统
领这话不是说的自己,但是昨天都同在台面上,不免总有点虚心,静悄悄的一声也不敢言
语。胡统领停了一会,见大家都没有话说,只好端茶送客。他三位走到船头上,一字儿站
齐,等统领走出舱门,朝他们把腰一呵,仍旧缩了进去,然后三个人自回本船。
    三人之中,别人犹可,只有文七爷见了统领,听了隔壁闲话,知道统领是指桑骂槐,已
经受了一肚皮的气。刚才统领出来,又一直没有睬他,因此更把他气的了不得。回到自己船
上没有地方出气,齐巧一个贴身的小二爷,一向是寸步不离的,这会子因见主人到大船上禀
见统领,约摸一时不得回来,他就跟了船家到岸上玩耍去了。谁知文七爷回来,叫他不到,
生气骂船家。幸亏玉仙出来张罗了半天,方才把气平下。一霎小二爷回来了,文七爷不免把
他叫上来教训几句。偏偏这小二爷不服教训,撅着张嘴,在中舱里叽哩咕噜的说闲话,齐巧
又被文七爷听见。本来不动气的了,因此又动了气,骂小二爷道:“我老爷到省才几年,倒
抓过五回印把子,甚么好缺都做过,甚么好差都当过,就是参了官不准我做,也未必就会把
我饿死。现在看了上司的脸嘴还不算,还要看奴才的脸嘴!我老爷也太好说话了!”骂着,
就立刻逼他打铺盖,叫他搭船回省去。别位二爷齐来劝这小二爷道:“老爷待你是与我们不
同的,你怎么好撇了他走呢?我们带你到老爷跟前下个礼,服个软,把气一平,就无话说
了。”小二爷道:“他要我,他自然要来找我的,我不去!”说着,躲在后梢头去了。这里
文七爷动了半天的气,好容易又被玉仙劝住。
    如是晓行夜泊,已非一日。有天傍晚,刚正靠定了船,问了问,到严州只有几十里路
了。下来的人都说:“没有甚么土匪。有天半夜里,不晓得那里来的强盗,明火执仗,一连
抢了两家当铺,一家钱庄,因此闭了城门,挨家搜捕。”其实闭了一天一夜的城,一个小毛
贼也没有捉到,倒生出无数谣言。官府愈觉害怕,他们谣言愈觉造得凶。还说甚么“这回抢
当铺、钱庄的人,并不是甚么寻常小强盗,是城外一座山里的大王出来借粮的,所以只抢东
西不伤人。这大王现在有了粮草,不久就要起事了。”地方文武官听了这个诳报,居然信以
为真,雪片文书到省告急。所以省里大宪特地派了防营统领胡大人,率领大小三军,随带员
弁前来剿捕。
    从杭州到严州,不过只有两天多路,倒被这些“江山船”、“茭白船”,一走走了五六
天还没有到。虽说是水浅沙涨,行走烦难,究竟这两程还有潮水,无论如何,总不会耽搁至
如许之久。其中恰有一个缘故:只因这几只船上的“招牌主”,一个个都抓住了好户头,多
在路上走一天,多摆台把酒,他们就多寻两个钱;倘若早到地头一天,少在船上住一夜,他
们就少赚两个钱。如今头一个胡统领就不用说,龙珠本是旧交,虽不便公然摆酒,他早同王
师爷等说过:“等我们得胜回来,原坐这只船进省。那时候必须脱略一切,免去仪注,与诸
公痛饮一番。”这几天龙珠身上,明的虽没有,暗底下早已五六百用去了。第二个文七爷,
比统领还阔:他这趟出来,却是从家里带钱来用,并不是克扣军饷。一赏玉仙就是一对金镯
子;一开开箱子,就是四匹衣料;连着赵不了赵师爷的新相好兰仙,赵不了还没有给他什
么,文七爷看了他姊妹分上,也顺手给了他两件。这种阔老,怎么叫人不巴结呢。第三个是
兰仙同赵不了要好。虽然赵不了拿不出甚么,总得想他两个;做妓女的人,好歹总没有脱空
的。第四个周老爷,他这船上一位王师爷,一位黄老爷,都是绝欲多年的,剩得个周老爷。
碰着吃酒,他却总带招弟,一直不曾跳过槽。小虽小,也是生意。还有大人跟前的几位大
爷、二爷同着营官老爷,晚上停了船,同到后梢头坐坐,呼两筒鸦片烟,还要摸索摸索。大
爷、二爷白叨了光,营官老爷有回把不免破费几块。他们有这些生意,就是有水可以走快,
也决计不走快了。往往白天走了七十里,晚上一定要退回三十里。所以两天多的路程,走了
六天还不曾走到。
    单说赵不了自从上船兰仙送燕菜给他吃过之后,两个人就从此要好起来。赵不了又摆了
一台酒,替他做了一了面子,又把裤腰带上常常挂着的,祖传下来的一块汉玉件头解了下
来,送给兰仙。兰仙嫌他像块石头似的,不要,赵不了只得自己拿回,仍旧拴在裤腰带上。
一时面子上落不下,就说:“现在路上没有好东西给你。将来回省之后,一定打付金镯子送
你,几百块钱算不了甚么。”“江山船”上的女人眼眶子浅,听了他话,当他是真正好户头
了,就是一天不晓得兰仙给了他些什么利益,害得他越发五体投地,竟把兰仙当作了生平第
一个知己,就是他自己的家小还要打第二。兰仙问他要五十声洋钱,他自己没有,这几天看
见文七爷用的钱像水淌,晓得他有钱,想问他借,怕他见笑。后来被兰仙催不过了,只好硬
硬头皮,老老脸皮,同文七爷商量。不料文七爷一口答应,立刻开开枕箱,取出一封一百洋
钱,分了一半给他。赵不了看着眼热,心上懊悔,说道:“早知如此,应该向他借一百,也
是一借,如今只有五十,统通被兰仙拿了去,我还是没有。”一面想的时候,文七爷早把那
剩下的五十块洋钱包好,仍旧锁入枕箱去了。赵不了不好再说别的,谢了一声,两只手捧了
出来。不到一刻工夫,已经到了兰仙手里了。
    这日饭后,太阳还很高的,船家已经拢了船,问了问,到严州只有十里了。问他“为甚
么不走”,回道:“大船上统领吩咐过:‘明天交立冬节,是要取个吉利的。’所以吩咐今
日停船。明天饭后,等到未正二刻,交过了节气,然后动身,一直顶码头。”别人听了还
可,只有一个赵不了喜欢的了不得。因为在船上同兰仙热闹惯了,一时一刻也拆不开,恐怕
早到码头一天,他二人早分离一天。如今得了这个信,先赶进舱来告诉文七爷。文七爷知道
他腰包里有了五十块洋钱了,便敲他吃酒。赵不了愣了一楞。兰仙已经替他交代下去了,还
说:“明天上了岸,大人们一齐要高升了,一杯送行酒是万不可少的。”
    文七爷自从那天听了统领的说话,一直也没有再到统领坐的船上禀安,心上想:“横竖
事已如此,也不想他甚么好处,我且乐我的再说。”跟手又吩咐玉仙:“今天晚上赵师爷的
酒吃过之后,再替我预备一桌饭。”玉仙答应着。他又去约了那船上的王、黄、周三位,索
性又把炮船上的统带,什么赵大人、鲁总爷,又约了两位,连自己同着赵不了,一共是七
位,整整一桌。当下王、黄二位答应说来,只有周老爷忽然胆小起来,说:“恐怕统领晓得
说话。”赵、鲁二位也再三推辞。文七爷道:“这里头的事情,难道你们诸位还不晓得?统
领那天生气,并不是为着我摆酒生气,为的是我带了龙珠的局,割了他靴腰子,所以生气。
我今天不叫龙珠的局,那就一定没事的了。况且统领还说过到了严州,打退了土匪,还要自
己摆酒同大家痛饮一番。这是你们诸公亲耳听见的。他做大人的好摆得酒,怎么能够禁止我
们呢。又况且严州并没有甚么土匪,这趟还怕不是白走。我们也不望甚么保举,他也不好说
我们什么不是。等摆好台面,叫船家把船开远些,叫他听不见就是了。”
    原来这几天统领船上,王、黄二位只顾抽鸦片烟,没有工夫过去。文七爷因为碰了钉
子,也不好意思过去。赵不了虽然东家带了他来,有时候写封把信,当当杂差才叫着他,平
时东家并不拿他放在眼里,他也怕见东家的面。这几天被兰仙缠昏了,自己又怀着鬼胎,所
以东家不叫他,他也乐得退后,不敢上前。这个空挡里,只有一个周老爷,一天三四趟往统
领坐船上跑。他本是中丞的红人,统领自然同他客气。偏偏又得到严州信息,晓得没有甚么
土匪,统领自然高兴,他也帮着高兴,虽然他临走的时候,戴大理交代过他,说:“统领的
为人,吃硬不吃软。”及至见过几面,才晓得统领并不是这样的人,戴大理的话有点不确,
须得见机行事,幸亏没有造次。连日统领见了他,着实灌米汤,他亦顺水推船,一天到晚,
制造了无数的高帽子给统领戴,说甚么:“严州一带全是个山,本是盗贼出没之所,土匪亦
是一年到头有的,如今是被统领的威名震压住了,吓得他们一个也不敢出来。将来到了严
州,少不得惩办几个,给他们一个利害,叫他们下次不敢再反。回来再在四乡八镇,各处搜
寻一回,然后禀报肃清,也好叫上头晓得这一趟辛苦不是轻容易的,将来一定还好开个保
案,提拔提拔卑职们。”
    胡统领道:“不是你老哥说,我正想先把严州没有土匪的消息连夜禀报上头,好叫上头
放心。”周老爷道:“使不得!使不得!如此一办,叫上头把事情看轻,将来用多了钱也不
好报销,保举也没有了。如今禀上去,越说得凶越好。”胡统领一听此言,恍然大悟,连
说:“老哥指教的极是,兄弟一准照办。……”当下就关照龙珠,另外叫他多备几样菜,留
周老爷在这边船上吃晚饭。周老爷有了这个好处,所以文七爷请他,执定不肯奉扰。文七爷
见请他不到,也只好随他。等到上火之后,船家果然把他们两只坐船撑到对岸停泊。其时,
周老爷早已跳在统领大船上去了。
    赵不了台面摆好,数了数人头,就是不见周老爷,忙着要叫人去找。文七爷道:“现在
他做了统领的红人儿了,统领一时一刻不能离开他。他眼睛里那里有我们,我们也不必去仰
攀他了。”赵不了道:“不请他,恐怕他在东家跟前要说我们甚么。”王师爷道:“周某人
同你往日无仇,他为什么要挤你?这倒可以无虑的。”赵不了只得罢手,不过心上总有点疑
疑惑惑,觉着总不舒服。一台酒敷衍吃完,拳也没有豁,酒也没有多吃。幸亏一个文七爷兴
高采烈,一台吃完,忙吩咐摆他那一台。又去请赵大人、鲁总爷,一个个坐了小划子都来
了。赵大人并且把他的一个相好名字叫爱珠的带了来。文七爷见了非常之喜,连说:“到底
赵大人脾气爽快。……”又催着替鲁总爷带局。鲁总爷没有相好,文七爷就把周老弟叫的招
弟的一个姊妹,名字叫翠林的荐给他。一时宾主六人,团团入座。文七爷因为刚才在赵不了
台面上没有吃得痛快,连命拿大碗来。王、黄二位是不大吃酒的,赵不了量也有限。幸亏炮
船上统带赵大人是行伍出身,天生海量:年轻的时候,一晚上一个人能彀吃三大坛子的绍兴
酒,吐了再吃,吃了再吐,从不作兴讨饶的。如今上了年纪,酒兴比前大减,然而还有五六
十斤的酒量。就以现在而论,文七爷还不是他的对手。但是文七爷亦是个好汉,人家喝一
碗,他一定也要陪一碗,人家喝十碗,他一定也要陪十碗。喝酒喝的吐血,如今又得了痰喘
的病,他是要喝。见了酒没命的喝,见了女人,那酒更是没命的喝。先是抢三,三拳一碗,
后来还嫌不爽快,改了一拳一碗。赵大人吃酒吃的火上来了,把小帽子、皮袍子一齐脱掉。
文七爷也光穿着一件枣儿红的小紧身,映着雪白的白脸蛋,格外好看。王、黄二位吃了一
半,到后舱里躺下抽烟,赵不了趁空便同兰仙胡缠。
    台面上只剩得一个鲁总爷。这鲁总爷,是江南徐州府人氏,本是个盐枭投诚过来的,两
只眼睛乌溜溜,东也张张,西也望望,忽而坐下,忽而站起,没有一霎安稳,好像有什么心
事似的。幸亏大家并不留意。后来大家吃稀饭,让他吃,他一定不吃,说是“酒吃多了,头
里晕得慌,要紧回去睡觉。”文七爷还同他辨道:“你何尝吃什么酒?”鲁总爷道:“兄弟
只有三杯酒量,吃到第四杯,头里就要发晕的。”众人见他如此说,只好随他先走,吩咐船
上搭好扶手,眼望他上了划子。文、赵二位,依旧进舱对垒。
    赵大人赶着赵不了叫老宗台:“只顾同相好说话,不理我们,应该罚三大碗。”赵不了
再三讨饶,只吃得一杯,兰仙抢过去吃了一大半,只剩得一点点酒脚,才递给赵师爷吃过。
文、赵二位又喝了几碗。文七爷有点撑不住了,方才罢手。赵大人也有点东倒西歪,众人架
着,趔趔趄趄,跳上划子,回到自己炮船上睡觉。黄、王二位也回本船。周老爷从大船上回
来睡着了。这里文七爷的酒越发涌了出来,不能再坐,连玉仙来同他说话,替他宽马褂,倒
茶替他润嘴,他一概不知道,扶到床上,倒头便睡。玉仙自到后面歇息。赵不了自有兰仙相
陪,不必提他。却说玉仙这夜不时起来听信,怕的是七爷酒醒,要汤要水,没人伺候。谁晓
得他老这一觉,一直困了一夜零半天,约摸有一点钟,统领船上闹着未时已过,要开船了,
他这里才慢慢的醒来。玉仙先送上一碗燕窝汤,呷了一口,然后披衣起身下床,洗脸刷牙,
吃早饭,一头吃着,船已开动。
    文七爷伸手往自己袍子袋里一摸,谁知一个金表不见了。当时以为不在袋里,一定在床
上,就叫玉仙:“到床上把我的表拿来。”谁知玉仙到床上找了半天,竟找不到;后来连枕
头底下,褥子底下,统通翻到,竟没有一点点影子花。文七爷还在外头嚷,问他:“怎么拿
不来。”后来玉仙回报了没有,文七爷亲自到耳舱里来寻,也找不到。自己疑心,或者昨天
酒醉的时候锁在枕箱里也未可知,连忙拿出钥匙,想去开枕箱,谁知枕箱并没有锁。文七爷
一看大惊,再仔细一看,铜鼻子也断了,一定锁被人家裂掉无疑了。赶忙打开一看,一封整
百的洋钱,还有给赵不了剩下的五十块洋钱,还有一只金镶藤镯,金子虽不多,也有八钱金
子在上头,都不见了。还有一个翡翟搬指、两个鼻烟壶,都是文七爷心爱之物,连着衣袋里
的一只打璜金表、一条金链条,统通不见。文七爷脾气是毛躁的,立刻嚷了起来,说:“船
上有了贼了,还了得!”玉仙吓得面无人色。后舱里人一齐哄到前舱里来。船老板道:“我
们的船,在这江里上上下下一年总得走上几十趟,只要东西在船上,一个绣花针也不会少
的。总是忘记搁在那里了,求老爷再叫他们仔仔细细找一找。”文七爷道:“一个舱里都找
遍了,那里有个影儿。”船老板不相信,亲自到耳舱里看了一遍,又掀开地板找了一会,统
通没有,连称奇怪。
    文七爷疑心船上伙计不老实,船老板道:“我这些伙计,都是有根脚的,偷偷摸摸的事
情是从来没有的。”文七爷发火道:“难道我冤枉你们不成!既然东西在你们船上失落掉
的,就得问你要。”船老板不敢多言,船头上一个伙计说道:“昨天喝酒的时候,人多手
杂,保得住谁是贼,谁不是贼?”文七爷一听这话,越发生气,一跳跳得三丈高,骂道:
“喝酒的人都是我的朋友,你们想赖我的朋友做贼吗?况且昨天晚上,除掉客人,就是叫的
局,一个局来了,总有两三个乌龟王八跟了来,一齐顿在船头上,推开耳舱门伸手摸了去,
论不定就是这般乌龟偷的。如今倒怪起我的客人来了,真是混帐王八蛋!等等到了严州,一
齐送到县里去打着问他。”船老板见文七爷动了真火,立刻到船头上知会伙计,叫他不要多
嘴。又回到舱里,叫玉仙倒茶给文老爷喝。文七爷也不理他。此时船在江中行走,别船上的
人不能过来,只有本船上的,人人诧异,个个称奇。赵不了也帮着找了半天,那里有点影
子。大家总疑心是船上伙计偷的,决非他人。
    文七爷统计所失:一个搬指①顶值钱,是九百两银子买的;两个鼻烟壶,四百两一个;
打璜金表连着金链条,值二百多块;一只金镶藤镯,不过四十块;其余现洋是有数的了。一
面算,一面托赵不了替他开了一张失单。霎时间船抵码头,便有本城文武大小官员前来迎
接。文七爷是随员,只得穿了衣帽,到统领船上请安禀见,怕的是有甚么差遣。这个档里,
见了严州府首县建德县知县庄大老爷,他们本是同寅,又是熟人,便把船上失窃的事告诉了
他,随手又把一张失单递了过去。庄大老爷立刻吩咐出来,把这船上的老板、伙计统通锁
起,带回衙门审讯;其余几只船上,责成船老板不准放走一个伙计,将来回明统领,一齐要
带到城里对质的。果然现任县太爷一呼百诺,令出如山,只吩咐得一句,便有一个门上,带
了好几个衙役,拿着铁链子,把这船上的老板、伙计一齐锁了带上岸去了。
    ①搬指:装饰品,用象牙、翡翠等制成。
    且说统领船上把各官传了几位上来,盘问土匪情形。一个府里,一个营里,都是预先商
量就的,见了统领,一齐禀称,起先土匪如何猖獗,人心如何惊慌,“后来被卑府们协办擒
拿,早把他们吓跑,现在是一律肃清的了”。他二人的意思原想借此可以冒功,谁知胡统领
听了周老爷上的计策,意思同他一样。船到码头时候,胡统领还捏着一把汗,生怕路上听来
的信息不确,到了严州被土匪把他宰了,及至听了府里、营里的言语,胆子立刻壮起来,便
说:“这些伏莽为患已久,现在他们打听得大兵前来,所以暂时解散,等到兄弟去后,依旧
是出来搅扰。两位老兄虽说已经肃清,据兄弟看来,后患方长,不可不虑。且等明天兄弟上
岸察看情形,再作计较。”当下又说了些闲话,端茶送客,众官别去。不在话下。
    单说文七爷船上的老板、伙计被县里锁了去,吓得一船的女人哭哭啼啼,跪着向文老爷
讨情,文老爷不理,又替赵师爷磕头,赵师爷也作不得主。后来文七爷被玉仙缠不过,只好
答应他。且等县里问过一堂再去说情。未到天黑,县里的办差门上进来回文七爷的话,说
道:“已经替大老爷同师爷另外封了一只船,就请今天搬过去。这只船是贼船,我们敝上要
重重的办他们一办。”文七爷道:“很好。”船上的女人,听说老爷要过船,更没有依靠
了,一齐跪在舱板上不起来。玉仙拉着文七爷,兰仙拉着赵师爷,更是哭个不了。文七爷没
法,只好安慰玉仙道:“我决不难为你的。”玉仙没法,只好让文七爷过船,行李刚搬得一
半,县里庄大老爷派的捕快也就来了。先到船上请示失去的搬指、烟壶是什么样子,听说有
一百五十块现洋钱,有无图书。文七爷说:“洋钱全是鼎记拿来的,一律是本庄图章。”齐
巧身边还有一块,就拿出来给他们看,好拿着比样子去找。捕快说:“城里大小当铺都找
过,没有,想来还不曾出手。洋钱论不定要先出挡。昨天喝酒的那些老爷们共是几位?小的
们不敢疑心到老爷,怕的是带来的管家手脚不好。虽不敢明查他们,也得暗里留心,就是拿
住之后,不替他们声张出来,也有个水落石出。至于这几只船上的伙计,将来禀过大人,一
齐要好好的搜一搜。”文七爷见这捕快说话在行,就统通告诉了他,还着实夸赞他几句,说
他能办事。
    等到文七爷、赵师爷才把船过停当,捕快就进了中舱坐下,勒令别家船上的伙计把船替
他撑开码头,靠在一爿茶馆底下。捕快向这茶馆里一招手,又上来好几个,是他同伙的人,
一齐到了中舱,就叫船家的女人帮着把舱板掀开,大约看了一遍,没有。又到后舱。起先玉
仙姊妹是一直在前舱的,一个个哭的同泪人一般,也不像什么美人了。谁知兰仙看见一带人
往后头去,他也赶到后头去。被一个捕快把他一拦道:“小姑娘,你别往这里瞎跑!”兰仙
道:“我们女人有些东西不好给你们男人看的,我得收拾收拾。”捕快道:“慢着,不好看
的东西也要看看的了。”一面说,一面伙计们已在后舱翻的不成样儿了。后首不知怎样,在
兰仙床上搜出一封洋钱,立刻打开来一看,一对图章,丝毫不错。捕快道:“赃在这里
了!”众人听了一惊。兰仙急攘攘的说道:“这是赵师爷交给我,托我替他买东西的。”捕
快道:“赵师爷没人托了,会托到你!这话只好骗三岁孩子。”兰仙道:“如果不相信,好
去请了赵师爷来对的。”捕快道:“真赃实据,你还要赖!”一面说,一伸手就是一个巴
掌。船上的女人,统通认是兰仙做贼,一个个都吓昏了。原来赵不了从文七爷手里借了五十
块洋钱给了兰仙,兰仙却瞒住他娘,不曾被他知道,等到抄了出来,所以他娘也摸不着头
脑。兰仙又不是亲生女儿,是买来做媳妇的,一时气头上,也不分青红皂白,赶过来狠拿的
帮着把兰仙一顿的打,嘴里还骂道:“不要脸的小娼妇!偷人家的钱,带累别人!不等上堂
老爷打你,我先要了你的命!”捕快道:“有了洋钱,别的东西就好找了。”忙着翻了一大
阵,却是一毫影子没有。又赶过来问兰仙。其时兰仙已被他娘打的不成样子了。捕快连忙喝
阻道:“他今犯了官罪,有老爷管他,你须管他不到了。你自己的人作贼,连你自家都有
罪,还有面孔打人呢!”老板奶奶被捕快埋怨了一顿,一声也不敢响。捕快催问兰仙别的东
西。兰仙只是哭,没有话。大众格外疑心。他娘也催着他说道:“多偷只有一个罪,少偷亦
只有一个罪。小祖宗!你快招认罢,省得再害别人了!”兰仙还是哭,没有话。捕快道:
“他不说,亦不要他说了,且把他带到城里再讲。”于是拖了就走。那捕快还拉着老板奶奶
同着一块儿去。老板奶奶吓的索索抖,不敢去,又被他们骂了两句,只好跟着同去。一头
走,一头骂兰仙。兰仙此时被众人拖了就走。上岸之后,在茶馆里略坐片刻,一同押着进
城。可怜他小脚难行,走三步,捱一步,捕役还不时的催,恨的他娘一路拿巴掌打他。好容
易捱到衙门口,在二门外头台阶上坐了一会。捕快进去禀报,传话出来:“老爷此刻就要上
府,晚上统领大人还要传去问话,吩咐把船上两个女人先交官媒看管,明天再审。”众人听
了,便去传到官媒婆,把两个女人交给他,官媒婆领了就走,一走走到他家。
    这时候他娘儿两个头上的金簪子、银耳挖子,统通被差上拿去,说是贼赃,要交给老爷
的。娘儿俩也不敢作声。到了官媒那里,头上的首饰已经一丝一毫都没有了。官媒还不死
心,又拿他二人细细的一搜,兰仙手上还有一付镀金银镯子,也被他探了下来,说是明天要
交案的。其时初冬天气,他娘儿们都穿着大厚棉袄,官媒婆一定说是偷来的贼赃,要他脱了
下来。他二人不敢不遵。每人只穿两件布衫,冻的索索的抖。凡初到官媒婆那里的人,总得
服他的规矩,先饿上两天,再捱上几顿打,晚上不准睡;没有把你吊起来,还算是便宜你
的。至于做贼的女犯,他们相待更是与众不同:白天把你拴在床腿上,叫你看马桶,闻臭
气,等到晚上,还要把你捆在一扇板门上,要动不能动,搁在一间空屋子里,明天再放你出
来。可怜兰仙虽然落在船上,做了这卖笑生涯,一样玉食锦衣,那里受过这样的苦楚。只因
他生性好强,又极有情义,赵不了给他钱的时候,曾对他说过:“不要同你妈说起是我送
的,怕传在统领耳朵里去。”所以他牢记在心。等到捕役搜到之后,他一时情急,只说得一
句是“赵师爷托我买东西的”。后来被他们拉了上岸,早已知道此去没有活路,与其零碎受
苦,何如自己寻个下场。就是不死,这碗船上的饭也不是好吃的。所以听说要将他拖上岸
去,他早已萌了死志,顺手把炕上烟盘里的一个烟盒拿在手中。等到官媒婆搜的时候,要藏
没处藏,就往嘴里一送,熬熬苦,吞了下去,趁空把匣子丢掉。一时官媒搜过,他便对他娘
说道:“妈!你亦不必埋怨我,亦不必想我,这个苦,我是受不来的。早也是一死,晚也是
一死,倒不如早死干净。我死之后,你老人家到堂上,只要一口咬定请赵师爷对审,我的冤
就可以伸,你老人家也不至于受苦了。”他娘此时又气又吓,又冻又饿,早已糊里糊涂,他
媳妇说的话始终未曾听得一句。等到上灯,官媒因他二人是贼,便将板门拾了进来,如法炮
制,锁入空房。谁知次日一早推门,这一吓非同小可!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